廣泛採集數據、綜合處理數據,實現公共服務的技術創新、管理創新和模式創新,這是大數據時代的必然選擇
      點開上海市政府數據服務網,房地產開發企業信息、社報受理網點、派出所基本情況……有六大領域數據都可下載使用。近日,上海在此前9家單位試點的基礎上,要求當地所有政府部門都要在年內向公眾提供數據產品瀏覽、查詢和下載等服務(相關報道見昨日本報第16版)。大數據時代,政府如何提升服務能力與治理水平這樣的探索無疑有著重要意義。
      2013年被國外媒體稱為“大數據元年”,這一概念迅速成為熱詞。聯合國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全球的數據存量在2010年已有1200艾字節(EB),並將以40%的年增長率繼續遞增。而僅僅是1艾字節,就相當於13億中國人人手一本500頁的書加起來的信息量。難怪有人說,數據將成為一切組織運行的基本要素,其戰略意義甚至將超過土地、人力、技術和資本。
      政府部門在數據占有方面,無疑具有天然的優勢。有專門的統計部門、幹部隊伍進行相關工作,有人口普查、經濟普查一類的信息資料,日常工作中也積累了大量與社會經濟生活息息相關的數據。從大數據的角度看來,那些沉睡在檔案袋、文件夾中的數據,有著無比巨大的價值,能產生驚人的效用。比如,某導航公司將上海公開的2萬多條地理位置信息用於地圖編製與更新,服務了上億用戶。北京也結合政務數據和社會力連開發出“游北京”和“愛健康”兩個程序,提供餐飲旅游和衛生保健指南。
      遺憾的是,很多數據還在沉睡。一些政府部門,或是缺乏看深一層的眼界,沒有“大數據思維”,把自己掌握的豐富信息鎖在櫃中、束之高閣;或是缺乏邁開步子的勇氣,擺脫不了“數據小農意識”,動輒以保密和隱私說事;還有少數人把政務數據當做秘而不宣的資源,甚至出現過倒賣個人數據的案例。這些都極大妨礙了政府在大數據時代保障公眾知情權、提高自身服務能力的步伐。
      在新加坡,智能交通綜合信息管理平臺通過準確預測交通流速和流連顯著提升了高峰時段車輛的通行效率。這個例子說明,政府領跑大數據時代,公開數據還只是第一步。大數據不僅是技術變革,更是一場社會變革,必然伴隨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領域的變革。很大程度上,大數據就是政府治理現代化的一條技術路徑,具有催生管理革命的效果,也必將給政府職能轉變和機構改革帶來新的氣象。
      比如,購買一套住房需要填報十幾張表格,一些表格1/3以上的內容是重覆的,完全可以利用政府擁有的基礎數據自動生成;比如,“北漂”小伙兒為辦護照返鄉6次補開5張證明,如果實現了綜合數據聯網,完全可以由政府部門內部調取,不必讓老百姓急斷腸、跑斷腿。廣泛採集數據、綜合處理數據,實現政府公共服務的技術創新、管理創新和服務模式創新,這是大數據時代的必然選擇。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如何實現不斷開拓治理資源、創新治理手段,無疑是重要內容。大數據時代到來,我們正該把握住這一時代潮流,將大數據運用到經濟、社會運行的方方面面,在領跑中彰顯以人為本的執政理念、與時俱進的執政風格和改革創新的執政品質。  (原標題:人民日報時評:大數據時代,政府要領跑)
創作者介紹

柚木傢俱

og52ogiu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